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bl54的个人主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麟游一游  

2010-01-09 16:47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“三九”天,冬日的暖阳使我不想闷在家里,老婆提醒我《宝鸡报》上登了麟游怎样怎样。算算已是十一二年没去麟游了。那就上车走吧。九点多钟出发,一路经凤翔县城、姚家沟镇(红旗化工厂)、良舍,信步亢家河水库大坝,路边看大吊车起吊冲入山谷的小面包,……。山坡路边虽处处积雪,却无一丝寒冷,没有开暖风的车里,竟然要脱了棉袄。走走停停,快12点了才到。

        我小的时候,总是听人说“麟游拐柺”(即双腿承内罗圈形、个子低矮、手型大骨节粗短、小)、“麟游很大,街道一共栽了三个电杆一根还栽在城墙上”。这是我没去过以前对麟游的印像。

       我十一年前公干到麟游,看到的绝无小时候听闻之情景,只是处于好像要城市化起步阶段,街道在山区县里已算够长,可是尘土飞扬。街上小饭馆有好几家,“血条面”很好吃;北街口有一家“老马家羊肉泡”,进门总是看见一慈眉善眼、白髯飘逸、手持一米多长铜头旱烟袋的老者端坐高凳子上(说是八十多了),与每一位进门“吃饭的”打招呼“来啦—,座”。在麟游停留的那几天,泡馍每天都得吃一次。下午街上基本没人了。我打听到除街口路边立着一块“醴泉”小碑(就如公路边的里程碑大小),原来欧阳询的“九成宫碑”离街道不远,欣欣然前去拜谒,看到的是残破的碑身和被无数次拓印字迹模糊的景象,亭子是四根剥了皮的树干支撑的雏形,心中不免悻悻。可惜啊——。一个隋唐两朝黄帝携后妃避暑之地,竟如此此。

       一路看着农家场院中鸡只在散漫爮食,就想着买些“土鸡蛋”,结果是每问都答“没有”,好不容易有一老太说她有不到二十个,每个六毛,不管几毛,总算深山真货。可是左等右等,两根烟都抽完了还不见人出来,正准备走时,那老太出来了说“那几家要给在外上学的娃留呀,我屋外些娃说年根了要涨价哩,不卖”。真是让人欲说无语,白费时间,而且被院里的大狗虎视眈眈的盯着站的腿都麻了。(这里注明一点,在市里土鸡蛋五角钱一个)。

       进了麟游真让人感叹,首先是人多车多,小轿车满街都是,那个我曾经吃过泡馍的地方变成了大饭店,刚好有婚宴进行,喜炮声声,彩车长龙,俊男靓女,喜笑颜开。泡馍吃不成了,血条找不着了,我俩只好吃了八两“杨凌灒水面”。主街两旁各色商铺、超市就像市上一样琳琅满目,东西两个农贸市场吃喝尽有(不过都是山外货,就连苹果也是彬县的)。城外休闲公园、健身器械,应有尽有。麟游变了,这是我真的感慨。

      只是为街口那块“醴泉”小碑没看见、“九成宫碑亭”小院大门上锁、当地住户“不知道”“娘娘洗浴九龙汤”在什么地方而感到莫名的叹惜。…… 。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6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